外国银行家在香港处境尴尬他们为何不再“吃香”?

发布日期:2019-07-18 14:17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外国银行家在香港处境尴尬,是什么让他们不再“吃香”?安德鲁沙利文(Andrew Sullivan)依然记得一个英国年轻人能在香港金融界迅速谋得职位的那段

  安德鲁沙利文(Andrew Sullivan)依然记得一个英国年轻人能在香港金融界迅速谋得职位的那段时光。他应该很清楚这一点:那曾是他的人生写照。

  时间回到香港回归前的1996年,沙利文在伦敦银行界求职失败后,怀揣同一份简历来到了香港。这位昔日的战斗机飞行员和特许测量师很快找到了一份股票分析师的工作。

  “那会儿不需要有完美的简历,”现年55岁的Sullivan说道,只要有魄力和争取业务的意愿。

  但是,这样的日子已经随着米字旗及其他大英帝国的标志一同一去不返。香港回归20年后,这座城市的金融行业显然在向内地倾斜。

  慢慢的,如果不会讲普通话,就连经验丰富的银行家也难以找到工作或保住饭碗。那些不了解中国商业文化或在内地没有关系的银行家也面临着同样的局面。诚然,早在1997年7月1日维多利亚港上空燃起烟花,标志着英国对香港150多年的殖民统治落下帷幕之前,这种转变就已经出现了。中国经济的崛起,以及全世界的趋之若鹜,更是加速了这种转变。

  多年来,香港的中国人甚至是精通中国文化的外国侨民轻蔑地把游手好闲的英国人称为“混混”(FILTH),这个缩写词的意思是“在伦敦失意的话,就到香港闯荡”。那些可能从来没有在伦敦金融城(欧洲的金融中心)工作过的外国人,也可以在香港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在香港会(Hong Kong Club)铺着柔软地毯的房间里谈妥生意,或者在文华东方酒店的船长吧里享用美酒。

  1997年6月30日午夜至7月1日凌晨,中英两国政府香港政权交接仪式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

  现在,这些“混混”走到了穷途末路,香港金融业普遍削减成本的做法似乎注定了他们的命运。

  高管猎头约翰穆拉利(John Mullally)表示,在他2010年招聘的金融工作岗位中,来自英国和欧洲其他地区以及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外籍员工占到了40%,如今,这个比例只有15%。穆拉利负责华德士公司(Robert Walters Plc)在香港的银行招聘业务,他说:“每周我都能见到不少资深银行家,他们在15年前可以轻松地找份工作,现在却真的很难谋得职位。”

  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亚太区招聘主管詹姆斯门德斯(James Mendes)表示,这家美国银行2018年计划在香港招聘从事全职工作的大学毕业生,以中国学生为主。2015和2016两年来,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为香港业务招聘的全职毕业生和实习生中,超过40%来自香港本地大学,该银行预计这个比例将随着本地区业务的增长而上升。

  私人银行也在招募有经验的中国员工,帮助他们在中国持续增长的财富管理市场上分一杯羹。比如,华侨银行(Oversea-Chinese Banking Corp.)旗下的新加坡银行(Bank of Singapore Ltd.)2017年在香港招聘了20位会讲普通话的客户关系经理。

  此外,外籍员工享受的福利待遇也越来越少,其中包括丰厚的住房补贴和精英俱乐部的会员资格,比如香港游艇会(Royal Hong Kong Yacht Club),该俱乐部与多数香港机构不同,依然保留着“皇家”头衔,或是美国人常去的美国会(American Club)。咨询公司ECA International最近的调查显示,在香港担任中层主管的外籍员工标准薪酬降至自2012年以来的最低点,不过仍高达26.55万美元。

  本昆兰(Ben Quinlan)不能算是“混混”,可是他也感到发展空间狭小。他出生于香港,在澳大利亚完成学业,但是不会说普通线年返回香港后,他原本希望在投资银行找份工作。可是事与愿违,他只能接受了瑞银集团(UBS Group AG)内部战略部门的职位,这个部门不要求员工讲中文。

  “没有语言技能的年轻初级银行家如今很少见,” 现年33岁的昆兰说,他现在经营着自己的金融咨询公司。大多数全球银行的银行家会讲两种语言,而且熟悉两种文化,毕业于西方名校,可以在中国和全球金融中心华尔街之间自如转换身份。

  大多数情况下,香港依然主要由外籍人士担任部门和地区领导职位。不过,中国新一代的金融专业人士(多半拥有语言技能和高学历)已经占据了较低的职位,而且似乎注定会升职。这对所有外籍员工(混混或其他人)来说都是坏消息。

  高管猎头穆拉利认为:“香港人非常务实,他们会调整自己的视线,转向能够赚更多钱的领域。”

  20年前,从英国皇家空军退役的沙利文投身香港金融业,当时他年仅35岁,在这个行业毫无经验。他从股票研究转向销售交易领域,取得了事业的成功,虽然并没有进入高盛集团(Goldman)或摩根士丹利这样的行业巨头任职。

  现在,他的职业生涯再次出现了转折。在中资企业工作两年后(他负责海通国际证券集团的销售交易业务),他在5月31日接到了解雇通知:他的职位被裁掉了。沙利文正在香港寻找新工作,表示他与猎头公司的几次沟通很有希望。20年后,亚洲就是他熟悉的全部天地。